首頁 > 博弈 > 正文

未雨綢繆 建立跨部門跨地區反恐合作機制

時間:2019-09-26 22:18:32        來源:

 

程國平,曾任外交部歐亞司司長、駐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外交部部長助理職務;2011年起,擔任外交部副部長;2016年1月起,擔任國家反恐安全專員。

在2017年12月第四屆互聯網大會期間舉辦的“打擊網絡犯罪和網絡恐怖主義國際合作論壇上,與會專家認為,“網絡犯罪已人類面臨的嚴峻威脅挑戰,需要國際社會加強合作應對,包括制定全球性打擊網絡犯罪法律文書。”國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徐宏指出:“推動打擊網絡犯罪國際合作,特別是制定相關的全球性法律文書,可為各國共同打擊網絡犯罪和網絡恐怖主義提供法律基礎。”因此,打擊網絡恐怖主義需要各國攜手,共同應對。2017年9月,《中國信息安全》雜志記者采訪了國家反恐安全專員程國平。

未雨綢繆 建立部門地區反恐合作機制

記者:我國于2016年1月首次設立“國家反恐安全專員”一職,作為首任兩位專員之一,請您談談國家設立此職位的重大意義

程國平:近年來,全球重大恐怖襲擊數量增多,造成百人以上傷亡的重大恐怖襲擊事件屢屢發生,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多數國家都面臨著恐怖主義的現實威脅。

當前,全球反恐形勢依然嚴峻。中東亂局后,恐怖組織趁機做大。這背后,除去恐怖組織利用宗教極端思想滲透、煽動,擴大組織規模、進行暴恐活動外,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與國際地緣政治大國博弈以及各種政治勢力較量直接關系。在這個大背景下,恐怖組織不斷調整策略,重新分化、聚合。拉克敘利亞是恐怖組織進行暴恐活動的兩個主戰場,但是在受到軍事上的沉重打擊后,他們開始向其他地區轉移、滲透,甚至重新聚合。其中,有些恐怖分子回到原籍國,甚至滲透到歐洲導致歐洲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發生多次暴恐事件。

不僅是歐洲,我國的反恐形勢也不容樂觀,面臨的恐怖主義威脅日趨嚴峻。恐怖組織正試圖從中東向我國周邊的中亞、南亞,甚至東南亞轉移、滲透。對于這個動向,中國政府予以高度關注因為這直接牽涉到我國西北邊陲的安全,直接涉及新疆地區的穩定發展。我國正處在重要的發展機遇期,如何有效地應對和打擊“東伊運”等暴恐活動,仍然是我國反恐斗爭面臨的最主要任務

習近平書記一直高度重視反恐工作,就加強防范與打擊恐怖主義工作做出一系列重要指示目前,我國已經建立了一整套反恐機制,包括相關法律法規的頒布、反恐機構的設置和加強相關立法執法行動措施,成為國際反恐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在反恐工作機構設置方面,早在2001年,我國就設立了“國家反恐協調小組”,專門負責組織和協調全國的反恐工作。根據2015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國家設立反恐怖主義工作領導機構,統一領導和指揮全國反恐怖主義工作。也是在這一年底,我國政決定設立“國家反恐安全專員”。這個崗位是為應對當前復雜的國際反恐形勢而設,也迎合當前國家有效應對反恐形勢、加強國際反恐合作所做出的創新的重要舉措。從“小組”的“協調工作”,到“機構”的“領導工作”,再到“反恐專員”崗位的設置,中國在反恐機構設置方面的名稱轉換和崗位職責變遷等沿革,反映了我國政府對反恐工作的重視,中國特色的反恐工作機制正在逐步完善。

國家反恐安全專員的主要職責是開展反恐外交,從國家層面協調跨部門、跨地區合作,從國家層面整合資源,協調中央地方合力開展反恐合作,完善立體的反恐合作網絡,并參與和推動國際反恐斗爭。可以說,國家設立反恐安全專員崗位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我擔任國家反恐安全專員以來,在如何從國家層面協調中央有關部門、有關地方,更好地與其他國家開展反恐合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也得到了中央的肯定

防患未然 加強毗鄰國家和地區的反恐合作

記者:作為資深外交官、外交部原副部長,您認為應如何將“反恐”和“外交”相結合?“反恐外交”與其他外交相比,其特殊性體現在哪里?

程國平:反恐是各國政府都面臨的一項嚴峻任務,聯合國也把反恐斗爭作為其主要任務之一。今年1月,聯合國秘書古特雷斯就職后,提出要增設主管反恐事務的副秘書長,可見,聯合國也高度重視反恐工作。此外,各國在這方面也有很多新的舉措,包括美國新設總統國土安全和反恐事務助理,緬甸也設立總統反恐事務助理等。在反恐問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獨善其身,中國亦是如此。反恐也是維護我國國家安全的第一要務。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我國不僅重視國內反恐,也重視國際反恐合作。迄今,我國已經與十多個國家建立反恐合作機制,開展實質性合作,這對維護世界的和平和穩定,尤其是對促進中國同毗鄰地區國家的安全合作和經濟合作,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此外,我國還深入參與聯合國、上合組織、全球反恐論壇等多邊合作機制。

在聯合國框架下,中國一直積極參與敘利亞問題和平談判進程。我們主張在打擊恐怖主義活動的基礎上,采取政治協商的方法推動敘利亞問題政治解決進程。在上合組織框架內,中國也積極有效地同有關成員國加強反恐方面的安全合作,例如通過軍事演習,以及向有關國家提供安全方面的援助等,幫助這些國家提升打擊恐怖主義活動的防衛能力

在雙邊框架內,我國與有關國家,特別是周邊毗鄰地區國家,加強國際反恐合作。以阿富汗為例,我國不但主動幫助其增強安全執法行動能力,推動其打擊恐怖主義活動、維持穩定,召開首屆“阿中巴塔”四國軍隊反恐合作高級領導人會議,并使其機制化。此外,公安部等相關部門與毗鄰國家成立了對口的、成熟的反恐合作機制,也與美國、法國英國等主要西方國家建立了情報信息交換、反恐合作磋商機制,只不過層級不一樣,行動能力也不一樣。

今年年初,應巴基斯坦外交國務部長法塔米邀請,我率領有關部門組成的代表訪問了巴基斯坦,同巴方有關部門領導進行磋商。雙方探討在中巴現有安全合作機制基礎上,就如何進一步加強安全合作深入交換了意見,并達成了新的共識。未來除了充分發揮現有合作機制作用外,我國還要同周邊國家建立全方位的安全合作網絡。可以說,國際反恐合作是各國外交活動避不開的主題。

“反恐外交”就是要將外交和反恐事務相結合,更好地推進中國積極參與國際反恐合作的進程,發揮中國在國際反恐行動中的作用。換句話,就是如何從國家層面推動中國和毗鄰國家發揮各自的優勢,實行互補式的各領域合作,形成中國和毗鄰國家之間的立體安全合作網絡。這樣一來,中國與各國的反恐合作交往就是在國家反恐框架下的往來,中國與各國的反恐合作也會得到國家層面的支持,一旦有關合作項目需要落實,國家要給予政策和財政支持。這就是我作為國家反恐安全專員,要執行的任務。

達成共識 促使形成反恐國際合作最大合力

記者:近年來,恐怖組織的網絡活動日益猖獗,網絡反恐已成為國際社會共識,各國在網絡反恐方面都進行了哪些有益的探索,取得了哪些可資借鑒的經驗

程國平:在全球化、信息化今天,網絡與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成為助力恐怖主義滋長與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恐怖組織不斷利用新技術手段傳播暴力極端思想和策劃恐怖行動,網絡空間成為恐怖組織蠱惑人心、招兵買馬、密謀策動的重要平臺,成為國際安全領域最棘手的難題之一。

傳統恐怖手段相比,網絡恐怖主義將暴力破和思想滲透深度融入互聯互通的網絡空間,導致“獨狼式”恐怖主義襲擊出其不意,利用網絡手段的游擊戰、快閃戰層出不窮,令人難尋其蹤,這些新變化使恐怖主義危害更重,防范更難。網絡恐怖主義利用網絡的優勢,導致暴力極端思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易傳播,催生更多極端化恐怖分子及其支持者;網絡恐怖主義利用隱形的加密“暗網”等手段,降低了恐怖活動成本和技術門檻,提高了行動能力,縮短了策劃和發動恐怖活動的周期;同時,網絡恐怖主義突破國家和地域邊界,激活了散落各地處于“休眠”狀態的恐怖組織,這就使各國恐怖勢力更快速聚合勾連。

為防范和應對網絡恐怖主義,歐美等國政府和國際組織紛紛采取行動,包括美國成立“跨部門反網絡暴力激進化工作組”;法國成立反恐網絡部隊、出臺新的《反恐法》、通過《緊急狀態法》修正案;英國組建“反恐互聯網舉證部門”和“臉譜部隊”;德國設立“網絡巡警”制度,并成立“安全領域信息中央辦公室”負責開發打擊網絡恐怖主義行動的技術方案和戰略,其中部分工具用于暗網調查;歐洲刑警組織創辦“互聯網舉報部”,在社交網站確定、標注及刪除恐怖及極端內容等。

中國一直是應對網絡恐怖主義國際合作的積極參與者和貢獻者,中國不斷在各種國際場合強調國家的反恐原則、反恐立場和反恐舉措,不僅積極推動發揮聯合國、上合組織的作用,而且積極參與區域和次區域合作、參加國際維和行動。在中國倡議下,第68屆聯合國大會第4次會議評審并通過的《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首次寫入打擊網絡恐怖主義的內容。此外,中國推動上合組織在廈門舉行首次網絡反恐演習,在“全球反恐論壇”框架下成功在京舉辦兩次打擊網絡恐怖主義國際研討會,為防范和打擊網絡恐怖主義提供有效平臺,促使反網絡恐怖主義國際合作形成最大合力。

務實合作 全方位打擊網絡恐怖主義

記者:包括《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等文件及法律法規,都提出了與打擊網絡恐怖主義相關的內容,您認為中國在防范和打擊網絡恐怖主義的國際合作中,應發揮怎樣的作用?

程國平:“9·11”事件以來,國際社會積極構筑反恐安全防線,然而,恐怖組織網絡化、碎片化等新趨勢特點,給各國反恐帶來新的難題,形勢不斷倒逼國際社會加強合作,共同應對網絡恐怖主義活動。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各國對網絡監管機制的分歧仍然較大,技術防護手段差距十分明顯,加強網絡反恐合作尤為緊迫。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網絡安全是全球性挑戰,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置身事外、獨善其身,維護網絡安全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責任。各國應該攜手努力,共同遏制信息技術濫用。中國將以新安全觀為引領,積極推動不同文明對話交流,加強人文溝通,增進政治互信,營造有利于開展網絡反恐國際合作的大環境。中國愿同各方一道,共同打擊網絡恐怖主義。

首先,牢固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遏制恐怖主義泛濫、維護人民生財產安全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責任;開展網絡互聯互通,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絡空間,也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責任。不論是在現實反恐戰線,還是在網絡反恐戰場,各國都應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名義,努力實現利益共享、責任共擔、休戚與共。

其次,循序漸進推動務實合作。堅持聯合國在反恐國際合作中的中心地位和主導作用,各國爭取形成對網絡恐怖主義認定標準、互聯網企業相關社會責任等問題的共識,同時,本著求同存異精神,在分歧小、行動易的具體問題上積極開展合作,并在此過程中積累經驗,凝聚共識,加深互信。目前,國際社會對暴力極端思想帶來的危害認識較一致,可以將打擊暴恐音視頻作為合作的重點。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探討編制應對網絡恐怖主義的合作指南,建立情報共享、聯手打擊暴恐音視頻等有效合作機制。

第三,堅持不懈加強能力建設。中國應與各國加強交流合作,匯聚一流人才,加大技術創新力度,推動有關識別網絡恐怖信息和打擊網絡恐怖活動等工作的進一步智能化,讓網上暴恐活動無以遁形;在宣傳打擊網絡恐怖主義、提升全民反恐意識方面,不斷創新線上線下的正面宣傳措施和手段,增強去極端化效果;在推進地區合作方面,要繼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助和培訓,夯實反恐戰線每一個鏈條,并加大各國專家學者和從業人員的交流互鑒,讓打擊網絡恐怖主義合作形成最大合力。

    閱讀下一篇

    “中國—新西蘭旅游年”中國赴新

    今年是“中國—新西蘭旅游年”,但新西蘭統計局12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赴新西蘭游客不升反降。今年前4個月中國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