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弈 > 正文

導彈生意促成兩國建交 超過中國的外匯儲備

時間:2019-09-26 22:20:06        來源:

 為了更好的為讀者呈現多樣軍事內容,滿足讀者不同閱讀需求共同探討國內國際戰略動態,新浪軍事獨家推出《深度軍情》版塊,深度解讀軍事新聞背后的隱藏態勢,立體呈現面臨復雜軍事戰略環境歡迎關注

在4月29日(昨日)的沙特閱兵式上,該國向中國采購東風-3中程彈道導彈近30年來首次公開展示。此前有報道指出,中國在1980年代向沙特出口一批東風-3型彈道導彈拆除核彈頭,配備常規彈頭射程超過2000公里。在此我們節選沙特現國防力量總監哈立德·本·蘇爾坦親王的回憶錄《沙漠勇士》的部分內容,回顧當年塵封已久的往事。以下為選文:

資料圖:沙特蘇爾坦親王訪問中國

中國絕密導彈基地來了個“小胡子”  

1987年的一天,一支低調卻戒備森嚴的車隊駛向中國某戰略導彈基地。雖然基地的解放軍們已經被告今天將有重要客人來訪,但在見到訪客之后,還是大吃一驚——對方竟然是一個留著濃密小胡子的外國人!中國最神秘的導彈基地,竟然接待了一名外國人,這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啊。

直到一年后,美國華盛頓郵報》才獲知了這個消息并將之公布出來:中國正在和沙特進行一項軍貿活動合同的內容竟然是射程可達2800公里的中程彈道導彈“東風-3號(北約稱之為CSS-2)”。這在當時而言,“東風-3號”這種射程的武器可是不折不扣的“大殺器”,即使拋開這些不談,那時的沙特和中國不但沒有正式建交,還在和臺灣保持著“邦交”的關系

1988年4月6日,就在美國和中東一些國家還在為此事進行無休止的爭吵時,中國正式公開了此事,中央電視臺在轉播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時,突然插播了一段時任國外交部長吳學謙的聲明:“應沙特阿拉王國的要求,我國政府已售出一些非核常規地地導彈。”

“東風-3號”中程彈道導彈,是中國研制的第一代中程地地戰略導彈,也是第一種可攜帶萬噸級當量熱核彈頭的導彈武器,最大射程可達2800公里(增程型號最大射程4000公里)。這種射程意味著它毫無疑問為當時中東地區射程最遠的導彈,不僅能覆蓋伊朗拉克以色列全境,甚至還包括印度蘇聯的部分地區。這種足以影響地區戰力平衡的武器,是如何賣到沙特去的呢?這還要從第四次中東戰爭兩伊戰爭說起。

在1973年爆發的“贖罪日戰爭”中,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為了支援以色列,下令美國空軍“把所有能飛的玩意都飛往以色列!”,也因為美國的支援行動嚴重激怒了阿拉伯國家,阿拉伯國家聯合對美國實行徹底的石油禁運,造成美國油價暴漲,導致1973年石油危機。此后阿拉伯國家了解到他們無法在軍事上擊敗以色列,那個時候的以色列不但擁有F-15、幼獅等先進戰斗機,還擁有射程超過1000公里的“杰里科-2”中程彈道導彈,甚至有多方消息表明以色列已經獲得了核武器。盡管以色列在軍事上明顯優勢,但是每當沙特尋求購買西方武器的時候,以色列就會“毫不例外地大吵大嚷”加以阻撓。同時,沙特對美國國會的對于采購美國武器的相關審核手續和流程大感惱火:我們花了大筆的銀子去買你們的武器,卻還要面對美國國會的“凌辱并且感謝美國所賜的“恩惠”。這個時候,沙特國王感覺到他們的安全和自尊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開始計劃尋求其他的武器購買渠道。

1980年,中東地區世界兩大產油國——伊朗和伊拉克兩國之間爆發了長達8年的兩伊戰爭。就在兩伊雙方打得熱火朝天、沙特為此焦頭爛額并擔心被拖入戰爭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令沙特很惱火的事情:1982年,以色列對黎巴嫩境內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游擊隊敘利亞駐軍發動了大規模進攻,只用了幾天時間,就占領了黎巴嫩的半壁江山,沙特人形容這是一場“罪惡昭彰”的戰爭。

資料圖:中國東風-3型中程彈道導彈

面對以色列和伊朗的雙重威脅,沙特法赫德國意識到他們需要一種“能夠提高我們武裝部隊人民士氣的武器”,一種“對我們進行攻擊之前必須掂量掂量的武器”。遵照國王的指示,1985年,沙特駐美國大使班達爾親王首先行動起來,試探性地向美方提出購買“長矛”彈道導彈的請求,結果,這種射程只有120公里的戰術地地導彈購買請求被美國拒絕了。當班達爾垂頭喪氣地把這個消息匯報回國內后,沙特人開始苦悶起來:到哪里去找一個能迅速提供這種武器,而又不會提出限制條約的國家呢?沙特防空司令蘇爾坦親王向國王推薦了當時尚未和沙特建交的中國。

一筆交易就超過中國的外匯儲備

1987年下半年,沙特決定以現金支付方式,訂購了一定數量的“東風-3”導彈,同時中國承擔為沙特部署這批導彈規劃基建和培訓相關人員。這筆交易是中國迄今為止金額最大的單項軍火輸出,總金額達35億美元之巨,可能現在人們對35億美元的金額不屑一顧,但在1986年,中國的外匯儲備才20.72億美元!

在決定向中國購買“大殺器”之后,在美國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沙特駐美國大使班達爾親王和他戴著面紗妻子1986年秘密來到了中國,向中國透露了他們的意圖:你們愿意把“東風”導彈賣給我們嗎?中國方面對此的回復是“原則上同意做這個合同”。

初步接觸之后,中國派遣人民解放軍參謀長曹剛川中將來到沙特阿拉伯詳細討論這個項目,1986年12月,中沙雙方代表開始在沙特南部某個空軍基地展開秘密談判,這次談判中,雙方草擬出了一份秘密代號為“隼”的項目提綱。

1987年,沙特防空軍司令蘇爾坦親王取道馬來西亞來到中國,開始洽談購買中國“東風-3”彈道導彈的事情。為了掩人耳目,蘇爾坦親王放出口風:為了勸阻中國不向當時正在同伊拉克進行曠日持久戰爭的伊朗出售武器,我親自去中國購買輕武器,以武裝保衛油田設施的沙特武裝部隊。在當時的環境下,這個簡單理由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和懷疑。

資料圖:沙特國防軍贈送國防部長蘇爾坦(不是本文作者)的導彈模型,其中顯示了3種不同的彈道導彈,它們構成了沙特的戰略打擊力量

緊接著,蘇爾坦親王又開始了第二次中國之行,因為談判出現的一些問題,雙方決定先在香港進行有關洽談。為了防止向沙特方面的匯報被監聽,蘇爾坦親王走出他下榻休息的香港飯店后,隨意走進一家偶然路過的飯店,開個房間,在公開線路上用密語向沙特阿拉伯打電話,然后立刻退房。在香港期間,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蘇爾坦親王偶遇了巴林國王蘇萊曼·哈利法,巴林國王向蘇爾坦親王問起他來香港訪問的目的,蘇爾坦親王回答說:我正在度假。但當時車上坐著眾多的沙特將軍,蘇爾坦親王的回答顯然難以讓巴林國王相信,但幸好對方很有禮貌地沒有追問下去。

經過幾輪談判之后,中國了解到了沙方的采購誠意,便安排沙特官員前去參觀二炮的“東風-3”導彈基地,讓他們參觀了導彈從推出洞庫到進入發射程序的全過程。這就是本文開頭的那一幕:基地里竟然來了外國人。沙特代表團隨后被告知,他們是第一批見到“東風-3”導彈實體的外國人。

基于雙方的努力,“東風-3”導彈的購買談判以令人欣慰的速度完成了,在1987年下半年,沙特決定以現金支付的方式,訂購了一定數量的“東風-3”導彈,同時中國承擔為沙特部署這批導彈規劃基建和培訓相關人員。這筆交易是中國迄今為止金額最大的單項軍火輸出,總金額達35億美元之巨,可能現在人們對35億美元的金額不屑一顧,但在1986年,中國的外匯儲備才20.72億美元!

導彈的協議簽署后,沙特在中國的技術支持下開始設計導彈的貯藏和發射基地,第一個基地選址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西南將近560公里處的蘇萊伊勒,另外一個基地是歐萊伊。為了盡快熟悉購買的這些沙特人之前想也沒想到過的新式武器,他們在沙漠中建立起一個秘密的訓練基地,在中國已經接受了培訓的軍官士兵們要繼續在訓練基地進行訓練。在這期間發生了一些令蘇爾坦親王哭笑不得的事情,因為“東風-3”導彈項目的保密需要,在秘密基地的軍人們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一些軍人的妻子打電話給蘇爾坦親王,她們的丈夫是不是已經被派去去阿富汗打仗了?甚至一部分軍人妻子猜想,她們的丈夫已經去世,還央求蘇爾坦親王把他們的死訊正式通知給她們,這樣她們就可以按照教規享受應有的權利,履行該盡的義務,正式悼念她們的丈夫。

導彈生意促成兩國建交  

當導彈開始運向沙特進行交付的時候,很多嗅覺靈敏的國家已經覺察到一些動靜,當運輸船隊到達西印度洋的時候,美國甚至出動了航母進行“觀摩”,一艘印度船只也在附近游蕩,在靠近巴基斯坦的海域后,這位“阿拉伯小兄弟”的空軍以演習的名義對船隊進行了護航。當導彈運抵沙特港口后,蘇爾坦親王下令把船只停泊在一艘美國貨船的旁邊,如果有人搞破,就得冒著得罪美國的風險。導彈隨后被運往一些秘密的地點,沙特通過范圍的分散、偽裝以及其他一些方法,使敵人難以只實施一次攻擊就破壞掉他們的新型威懾武器”。

在這里需要提及的一個事情是,雖然“東風-3”型戰略導彈可以攜帶核彈頭,但在該導彈決定出售給沙特前,按照沙特的需求,專門研制了一種常規彈頭(代號118彈頭),這也是中國第一個地對地中程彈道導彈常規彈頭。盡管打擊精度不能和后來的一些型號相比,但重達兩噸的常規戰斗部打擊效果也是相當可觀的。

在美國《華盛頓郵報》率先披露了中沙導彈貿易的新聞后,美國警告稱沙特購買的“東風-3”導彈是對以色列的威脅,呼吁國政府對中沙兩國采取嚴厲制裁措施。為了向沙特施加壓力,美國總統里根還一度召回了駐沙特大使休姆·霍蘭,其實霍蘭是因為沙特向中國購買導彈一事上喋喋不休的抗議激怒了法赫德國王,霍蘭向美國國務報告稱自己“無法繼續在沙特待下去了”。事情說來很簡單,美國人對沙特在不同他們商量的情況下,竟然購買他們認為是“大殺器”的彈道導彈!隨后,美國人惱怒并傲慢地提出,要檢查已經運抵沙特的“東風-3”導彈,這個無理要求當然被沙特拒絕。在以色列方面,以色列總理伊扎克·沙米爾的一位助手威脅說,以色列可能會對沙特的導彈實施先發制人的打擊。

沙特為進口的東風-3導彈修建了完善的保障基地建筑

此后,美國人的態度發生了離奇的轉變,他們把對此次貿易的批評轉向了對“東風-3”的貶低:這批導彈采用的是常規彈頭,威力有限,并且中國人出口的是有缺陷的“東風-3”。事后,有專家分析認為,美國之所以在這一事件中退讓,重要原因換取中國遵守美國牽頭建立的《導彈技術控制制度》,對射程在300千米以上、有效載荷在500千克以上的彈道導彈的轉讓進行限制。

很快,“東風-3”號導彈的威懾力就被證明了, 1990年8月2日,也就是蘇萊伊勒基地正式運轉僅僅幾個月后,為了將科威特的石油寶藏控制在伊拉克手中,伊拉克悍然入侵科威特,不到一天,科威特全境淪陷,整個軍事行動只用了不到10個小時。緊接著10萬伊拉克大軍直逼沙特東部領土,對沙特造成了嚴重威脅。在第一時間內,沙特軍方緊急啟動了蘇萊伊勒基地的戰備程序,沙特的官方電視臺上很快便出現了“東風-3”的身影:在緊張且有序的安排下,多枚“東風-3”導彈被運往發射基地,隨時準備履行它們的使命。蘇爾坦親王事后回憶,正是因為“東風”-3導彈的存在,使得當時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不敢對沙特造次。

資料圖:蘇爾坦親王參觀長城

本次導彈貿易合作的過程中,中沙雙方進行了許多富有成效的溝通,為中國與沙特之間建立外交關系打下了基礎,沙特表示:通過這次軍貿,看到我們之間的戰略聯系是如此密切,推遲互相承認是毫無意義的。蘇爾坦親王安排好關系正常化以及在各自的首都開設使館的一切細節工作之后,和他的兄弟班達爾親王又一次前往北京,向中國轉達國王正式同意雙方建交相關安排的消息。1990年7月21日,中華人共和國政府和沙特阿拉伯王國政府決定兩國即日起建立大使級外交關系。中沙建交后,兩國的關系一直維持友好和平發展創造了不同社會制度、不同信仰、不同文化傳統的國家間和睦相處、友好合作的典范。

    閱讀下一篇

    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個兄弟民族應該

    俄羅斯總統普京日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個兄弟民族應該恢復正常關系,烏克蘭新領導人不應以“恐俄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