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弈 > 正文

環球小姐卡特里奧娜贏得歡呼的同時,也遭到了質疑

時間:2019-10-03 23:17:35        來源:

 12月17日,2018年度環球小姐泰國落下帷幕,來自菲律賓卡特里奧娜·格蕾(Catriona Gray)摘得桂冠。然而,卡特里奧娜贏得歡呼同時,也遭到了質疑

羅斯衛星網21日報道,有人認為,卡特里奧娜的勝利歸因于她酷似歐美人的外形

卡特里奧娜是一名澳大利亞和菲律賓的混血,總決賽現場,她身著一襲紅色長裙裙子的靈感來源馬尼拉的馬榮火山,她自信大方、對答如流,還談到自己曾在馬尼拉的貧民窟里與眾多兒童一起工作,并主張醫用大麻合法化。

20日晚,卡特里奧娜獲得了杜特爾特的接見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卡特里奧娜奪冠后,不少菲律賓網友指出,她的五官完全不像是菲律賓人,甚至膚色也像是白人曬黑了,“和菲律賓人不一樣”、“這種長相不就是歐美人普遍的審美嗎?”

Asia one報道稱,一名Twitter用戶表示“在我看來,這位菲律賓小姐就像一個美麗的白種人, 選美比賽只不過是延續并且繼續宣揚了白種人的審美而已。”

另一名Twitter用戶寫道,你的膚色總是和你的階級掛鉤,如果今天你的膚色很深,那么必定會遭到歧視

環球小姐大賽美國主辦,主辦者為“環球小姐”組織,總部設在美國紐約。這不是第一次環球小姐受到質疑:2000年,來自印度的環球小姐冠軍勞拉·杜塔(Lara Dutta)就因其酷似歐美人的長相引發網友集體反彈。

俄羅斯衛星網稱,來自韓國的視覺社會學家邁克爾·亨特(Michael Hunt)對全球癡迷“白”這種現象予以抨擊,并呼吁人們反對歐洲標準在審美地位上的主導作用

俄羅斯衛星網援引《南華早報》報道指出,其實相比面部特征,這里面更深層次的是一個社會問題專家表示,多個世紀以來,白人殖民了多個亞洲國家,因此,部分人妄自菲薄,自動將白人歸為上等人種,這種觀念一直保留至今。

俄羅斯衛星網同時援引一名在馬尼拉長大的香港內容策略分析師弗朗西斯卡·阿亞拉(Francesca Ayala)的話寫道,對于部分人來說,“皮膚較淺意味著你的家庭背景更殷實、生活方式也更好,這種觀念不會在一夕之間改變”。

在長達330年的時間里,菲律賓被西班牙殖民,隨后,又為美國的殖民地直到1946年,才獲得獨立

華盛頓郵報報道,作為美國遺留下來的習慣,菲律賓是世界上最熱衷于選美比賽的國家之一。自2010年以來,菲律賓選手從來沒有缺席過環球小姐排名榜。

即使在香港,菲律賓人經常是以家庭工作者(“菲傭”)的身份出現,她們每周只有一天休息,也仍然自發組織了屬于自己的選美比賽。

馬尼拉雅典耀大學文學性別研究助理教授長期的選美狂熱者J.Pilapil Jacobo也將這種對美的癡迷歸因于于殖民統治下的國家歷史

不過,對于選美比賽的結果,她的認識角度更加積極一些。

解釋說:“帝國主義剝奪了我們本土的審美標準,例如身材不錯性格好、在藝術美學方面欣賞眼光。”但她同時認為,選美比賽可以幫助菲律賓人們重拾以前的審美,“我們得恢復自己的標準”。

補充,對于一個像菲律賓這樣的國家來說,有大約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選美活動允許人們像政治經濟活動一樣,在日常生活獲得“無法得到的勝利”,“這些對美、智慧文化意識的投射,加速民族自豪感。”

菲律賓總統發言人薩爾瓦多·帕內洛(Salvador Panelo)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格蕾女士的勝利為更多的菲律賓婦女樹立了自信的榜樣,鼓勵她們為了自己努力奮斗。”

華盛頓郵報稱,鑒于選美皇后根深蒂固的文化親和力,人們一般不會對選美形式進行批評,但婦女團體Gabriela的秘書長薩爾瓦多(Joms Salvador)表示,不希望人們因為選美活動而對婦女產生偏見。

她說,“我們祝賀卡特里奧娜·格蕾和菲律賓全體人民,但我們也對某些既定事實持批評態度,在婦女權利方面,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今年6月,薩爾瓦多就曾批評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以他的權力利用婦女——在公共場合親吻她們、挑逗以及講反婦女的笑話。

據悉,2018年,至少有四名環球小姐選手指控一名菲律賓選美比賽組織者在選美活動結束后對其進行性騷擾

    閱讀下一篇

    香港反對派星期三再次動員一些人

    香港反對派星期三再次動員一些人,他們包圍立法會,導致原計劃對修訂《逃犯條例》進行二讀的立法程序臨時宣布延后。一些示威者還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