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局勢 > 正文

網上瘋傳的一份軍改人事安排,今天坐實了大部分

時間:2019-10-09 23:15:47        來源:

 

媒體此前曾說過一個規律:但凡當日重大新聞當日不在新聞聯播發布,必是預留重磅。2015年的最后一天,習總在八一大樓向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授旗,這個重磅卻在2016年1月1日對外發布。重磅推后一天,獨占新聞頭條,不影響伙伴們細細品讀習總新年賀詞,免得分心。

三支新部隊,人事安排雖與傳聞相差無幾,也足夠具有震撼力。這其的焦點人物就是新任陸軍司令李作政委劉雷,他們兩位,是七大軍區中僅有的兩名“雙非”。

“雙非”:既非中央委員,也非中央候補委員,他們多是十八大后獲得提拔的高級官員因為,十八大前出任正部或有望晉升正部的人,已悉數入選中央委員會

媒體此前介紹過:軍隊系統的正大軍將領中,有且只有六名“雙非”,分別海軍政委苗華、蘭州軍區政委劉雷、第二炮兵政委王家勝、空軍政委于忠福、成都軍區司令李作成、北京軍區司令宋普選。此次新成立的3大軍種,共有6位軍政主官,一半是“雙非”,除了上面介紹的李作成、劉雷之外,王家勝出任火箭軍政委。

李作成,今年63歲,2013年7月剛由成都軍區副司令晉升司令;劉雷,今年59歲,2013年7月任新疆軍區政委,正軍晉升大區副,1年后任蘭州軍區政委,大區副晉升大區正,如今又出任陸軍政委,3年換了4個職務進步速度令人驚嘆

很多小伙伴們深表不解:部隊不是向來講求按部就班、論資排輩么,“雙非”干部躋身大區正已是罕見,這次又在眾多資深將官中脫穎而出,執掌新成立的陸軍,進步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事實上,認真讀一下他們的簡歷就知道,這兩位現在進步快,是因為以前進步得實在太慢了。

李作成將軍1979年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在一次戰斗中,他身體多處受傷堅持不下火線率領全連官兵血戰26個日夜,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稱號由于戰功突出,3年后中共十二大上,29歲的李作成入選主席團。在此后的長江大洪災、汶川地震、蘆山地震、云南魯甸地震救援中,李作成率部沖在一線,電視鏡頭上汗水、雨水濕透衣背。

劉雷,當戰士期間,榮立三等功3次。他長期扎根西北,從步兵師政委一步一步干到軍區政委,是一位從基層連隊成長起來的政工干部。

然而,這兩位優秀軍事指揮員,卻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進步緩慢以戰斗英雄李作成為例,1998年,他就擔任了41軍軍長,卻花了整整十年才晉升大區副。李作成當軍職干部時,谷俊山才是師職干部,可兩人卻幾乎同步晉升大區副。前一段時間,各種文章常說“徐才厚、郭伯雄的惡劣行徑傷害的是廣大人民群眾和廣大官兵對黨和軍隊的感情,這種傷害和影響是敵對勢力少年想辦而沒能辦到的”,當時聽了這話,還沒有切身感受,現在真的,懂了!

干部進步的快慢問題無論是在軍隊還是地方變化都是相似。那些年輕時進步快的、破格多的,現在多是“回爐”去補基層經歷,看上去進步慢了;那些長期扎根基層,一步一個腳印“慢慢爬”的,現在被快速提拔,一兩年之內數次易職,“老實人”也不吃虧。從這個層面上,快和慢,最初和最終,其實都在一個圓點上。

韓非子說,“故明主之吏,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對于選干部,軍隊亦有軍隊的規矩,軍委印發的“軍改意見”有一項基本原則,那就是堅持向打仗聚焦。媒體此前曾做過分析:軍改就是要突出軍味戰味。正是基于這樣的強軍導向,越來越多成長于卒伍的軍事將領獲得重用,上文提到的李作成是越戰英雄,劉雷是學雷鋒先進個人。此次出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的高津,在二炮部隊里,從戰士到總部參謀長,每一個級別的職務都干過,還參與組建了我軍第一支新型導彈部隊。值得一提的是,高津也是一位十八大后新晉升大區正的將領,這位十八大候補中委2014年12月剛出任軍科院院長,上任一年又履任新職。正如軍改意見所說:要把堅定貫徹強軍目標堅決支持改革、勇于投身改革的好干部用起來。

最后要友情提示一個小細節新華社對習總授旗報道的結尾,特別提到四總部、駐京各大單位和軍委辦公領導參加大會。原來,到目前為止,四總部,還是那個四總部。

新年第一天發布軍改消息,真的很提氣

    閱讀下一篇

    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航母再次在

    6月10日-12日,美國海軍第七艦隊所屬“羅納德-里根”號(CVN-76)核動力航母,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出云”號直升機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