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局勢 > 正文

現實和歷史,中國能把敵人嚇尿褲子的“秘密武器”

時間:2019-10-09 23:17:13        來源:

 

我是在一個深秋的下午來到湘江的。此時,狂風呼嘯,大雨如注,一排又一排的浪花翻滾著奔涌向前,猶如電視劇《絕命后衛師》一直向前奔跑,卻一生無法跨越湘江的紅34師。現實歷史,一次次沖刷著我的思緒。

大幕拉開,恍如昨日

偉大長征精神歷久彌新,在歷史烽煙中、時代進程里,堅韌地綿延傳承,孕育出一朵朵信仰之花,開在遼闊壯美的神州大地

1電視劇《絕命后衛師》中,有一本既普通又不尋常的花名冊。

說它普通,它和現在連隊使用的并無兩樣,姓名、年齡、籍貫,白紙黑字;說它特殊因為它的每一頁都寫滿自豪和榮光,它的每一個字都浸透著犧牲和血雨,它記錄的每一個名字英雄烈士

尋覓初心,我找不到不流淚的理由,花名冊上,竟然還有不少是未成年紅軍娃娃

歷史的鏡頭像暴風驟雨般撲面而來。在紅34師陷入重重包圍之際,作為師長的陳樹湘最大的心愿,就是把這本花名冊送到中革軍委,給死難的兄弟一個紅軍的名分。然而,當肩負重任的女戰士李滿玉英勇倒在湘江之上的那一刻,那一個個鮮活的名字從此隱沒。天空升起濁天巨浪,那一頁頁漫天飛舞的紙片沉浮著,流向歷史的深處。

一條河流悲傷,開始淋漓盡致地傾瀉。

頓時,湘江上空雷霆炸響,那是滔滔湘江討伐敵人咆哮怒吼,那是無數個烈士的魂魄在哭泣!

6000多個閩西子弟,6000多人的慷慨勇猛之師啊,當他們為信仰流盡最后一滴血時,沒有人記住他們的容顏,沒有人知曉他們心中的遺愿,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姓名。直到現在,他們不少人的名字仍然像影視劇一樣,被稱為“木子李”“九兒”“賴老石頭”……

我知道,這本花名冊已難以復原,但它卻鐫刻在了不朽的石碑上;這本花名冊早已融入青山碧水,但它卻完整地保存一代代人的記憶深處。

今天,這群出身貧寒的生命,都擁有一個彪炳史冊、值得萬世敬仰的名字:無名烈士,革命英雄。

2誰見過這支銹跡斑駁的沖鋒號?

見到它時,它靜靜地躺在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里,昔日嘹亮的歌喉已被沉默取代。在它面前,內心喧囂的參觀者會變得安靜。

80年前的湘江之畔,這樣的號聲不絕于耳,一次次在群山之間回蕩。

紅34師里有這樣一個身材嬌小的司號員,從他手握沖鋒號的那一天起,他就記住了師長陳樹湘的話,“號聲一響,能把敵人嚇尿褲子”。然而,有一天,就是這把能讓敵人嚇尿褲子的“秘密武器”,卻在長征途中意外地丟失了。折回,奔跑,尋找。終于在草叢邊找到了這把沖鋒號,就在他轉身追趕隊伍時,敵人發現了他,罪惡子彈瞬間射進他的身體

倒下時,他的笑容像花兒一樣燦爛,因為他已了無遺憾。18歲的他,曾用這支鐵質的武器吹出了撼動山河的信仰號角,吹出了巍巍軍魂。

是的,在這連綿不絕的號聲中,紅34師化危為機、淬火成鋼,他們消滅一群群敵人,鋪平了兩萬五千里長征前進的通途。

柏拉圖說,我們若憑信仰戰斗,就有雙重的武器。

敵人就缺少這樣的武器,他們從來不吹沖鋒號,他們只顧嚎叫著“都給我上,黃金白銀有賞!”但是,只要紅軍的沖鋒號一響,白狗子們抱頭鼠竄的多,向前沖鋒的少;陣前倒戈的多,敢于拼命的少。或許,從音樂樂理的角度人們難以解釋沖鋒號發出的音符,粗獷之音為何有如此震撼人心的魅力

今天,當我站在湘江之畔,似乎能聆聽到遠去的號聲,我仍能感到血脈賁張,那是絕美的天籟之音,那是勝利的凱歌,那是信仰的大合唱。

3沉思在湘江之畔,我撿到一枚火紅的楓葉。

抬眼遠望,一片、兩片,似遺失的火種。

驀然,我想到紅34師那面歷經戰火千瘡百孔的軍旗。作為全軍覆沒的整建制鐵流雄師,這面戰旗見證的戰斗之慘烈、遭受創傷嚴重觸目驚心,不堪回首。

此刻,這片片楓葉能否拾起歷史的記憶,彌補那一個個流血的傷口

回憶這段歷史需要足夠的勇氣。那是80年前的歲末,草木枯死,霧靄沉沉。身負重傷的陳樹湘不幸被俘。一陣劇烈的疼痛之后,他又失去了知覺。當他再次醒來,眼前出現那面血色的戰旗,耳邊響起軍旗下的誓言。一個堅定的信念在他腦海里翻騰:石可破而不可奪其堅,丹可磨而不可奪其赤!最終,他掏出自己濕熱的腸子,絞腸就義,實現了“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后一滴血”的誓言。

肝腸寸斷,這在成語中解釋為一個人極度的痛苦難以忍受,然而陳樹湘卻親手扯斷自己受傷的腸子,英勇赴死,這是何等的錚錚鐵漢!其實,只要他改旗易幟,可以輕易獲得國民黨的封官厚祿。而他,向死而生,用為有犧牲多壯志的氣魄,護衛了革命火種,用鮮血為勝利的旗幟鍍上奪目的色彩。

站在深秋的湘江,我看到了信仰的顏色,層林盡染,像火一樣在燃燒,像血一樣在沸騰。我深信,這就是共產黨人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忠誠底色和永恒本色,這就是共產黨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紅色基因和精神圖譜。

    閱讀下一篇

    過去“遠轟”的夢想與勉強“遠轟

    對于關注中國航空工業的人來說,如果要選出一個數字能夠代表當前的中國航空工業的成果的話,那么“20”毫無疑問是最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