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達賴無權終結轉世制度 他將是最后一位達賴喇嘛

時間:2019-09-27 22:56:10        來源:

 流亡境外的十四世達賴喇嘛9月7日在接受德國媒體采訪時表示,他將是最后一位達賴喇嘛,達賴喇嘛這一宗教制度將會伴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而終結。他還說,如果第十五世達賴喇嘛來到這個世界并使達賴喇嘛建制蒙羞,他寧愿達賴轉世的傳統在他之后終結。

實際上,達賴宣稱要結束達賴轉世系統此前就曾有過。2008年11月,達賴喇嘛在其老巢印度達蘭薩拉召開“流亡藏人特別大會”時,就在西方媒體面前提出了結束達賴轉世的怪論。2010年2月22日,達賴接受美國國家廣播電臺采訪時又云:“如果西藏人民覺得達賴喇嘛這個制度已經過時,那這個制度就該消失——我沒有問題”。現在達賴喇嘛又拋出“結束達賴轉世”,無疑是想以“達賴轉世”吸引媒體眼球,并以此來實現要挾、施壓政府政治目的

眾所周知,活佛轉世制度是藏傳佛教特有的宗教制度,其中達賴轉世是格魯派也是藏傳佛教最大的活佛系統,迄今已有近500年的歷史。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藏傳佛教活佛轉世已形一套完整的程序和嚴格的宗教儀軌,其核心內容為靈童尋訪、金瓶掣簽和中央冊封三大環節及其相關儀制。

其中金瓶掣簽制度的建立使活佛轉世制度走向成熟與完善,監督管理權與最終決定轉移中央政府手中,確立了中央政府在此問題上的最高權威。如果十四世達賴喇嘛一旦圓寂,中央政府要遵循藏傳佛教的傳統儀軌和歷史定制,在中國境內確定新一世達賴喇嘛。采取這種轉世的主動掌握在中央政府一邊,因此,達賴喇嘛及其分裂集團愿意看到這種結果,于是近一個時期以來就達賴轉世問題拋出種種奇談怪論。一會兒聲稱要在世轉世,一會兒聲稱要結束轉世制度,一會兒聲稱投票選舉,轉世可男可女,企圖改變傳統轉世方式,刻意給中央政府制造難題。

另外,目前西藏議題在國際上日漸式微,達賴在國際上繼續邊緣化,已是暮年的達賴為自己領導的流亡政府的未來日感焦慮,于是又拋出轉世話題進行炒作,提醒國際社會不要忘了“西藏問題”。

歷史上,達賴轉世從來不是純宗教事務,更不是個人事務。藏傳佛教不是達賴一個人的,傳承了五個世紀的達賴轉世系統不是達賴一句話說取消就能取消了的。數百年來,西藏信奉藏傳佛教的民眾,不是信奉某一輩達賴,而是信奉這一轉世系統。十四世達賴與前世歷輩達賴喇嘛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是一個反對自己祖國的政治流亡者。我們相信,將來如果新一世達賴喇嘛轉生,至少比其前世取得更高成就首先他是一名愛國愛教的僧人。

毋庸置疑,達賴喇嘛散布的“結束達賴轉世”的言論,違背和沖擊了藏傳佛教傳統儀軌和歷史定制,在廣大的藏傳佛教信徒眼中,這是褻瀆神靈之舉,他們是不會接受的。達賴企圖壟斷轉世問題、拋棄歷史定制、毀滅宗教傳統的謬論和行為,其實也是對他自身的否定。(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民族學與人類研究所研究員)

新聞百科:

藏傳佛教活佛轉世制度

活佛轉世制度是藏傳佛教解決教派和活佛傳承問題的特有方式。西藏昌都嘎瑪寺是藏傳佛教史上首創活佛轉世制度的第一寺。長期以來,藏傳佛教活佛轉世制度得到國家的尊重

西藏活佛轉世認定,一般由佛教協會成員、寺廟高僧大德組成靈童尋訪小組,經過幾年時間,依照占卜、觀湖、密訪等宗教儀軌、歷史定制,從多名尋訪到的靈童中遴選確定。

據介紹,近年來,西藏已有40多位新轉世活佛按歷史定制和宗教儀軌得到認定。過去五年間,佛協西藏分會按照《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自治區《關于做好藏傳佛教新轉世活佛培養教育和管理工作意見》,協助統戰、民宗部門順利完成了第五世德珠·江白格桑活佛和第八世榮布曲吉·洛桑頓珠活佛的轉世靈童尋訪、認定、坐床和受戒事宜。

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制度,是藏傳佛教有別于其他宗教和佛教其他流派的一大特色。活佛轉世的空沒、玄妙,增加了藏傳佛教的神秘色彩。不了解活佛轉世制度,恐怕也很難深刻理解西藏的歷史與現實

活佛轉世制度的由來

佛已超脫生死,無生無死;佛又有三身:報身、法身和化身。為普度眾生引人向佛,脫離了生死的佛化身為人,即為活佛。活佛圓寂,佛再化身投胎,就是活佛轉世。這是宗教理論對活佛轉世的說法,而且,在漢傳佛教、南傳佛教、藏傳佛教三大支中,只有藏傳佛教有活佛轉世制度。

從客觀的角度看,不少藏學研究者對記者表示,活佛轉世其實是藏族地區佛教各派為傳承寺院經濟利益和教派政治特權而做的宗教繼承安排。最早搞活佛轉世的是噶瑪噶舉派的黑帽系。噶舉派就是俗稱的白教,元朝時,噶瑪噶舉的著名僧人噶瑪拔希成為蒙古大汗蒙哥供奉的上師(藏語意為喇嘛),蒙哥賜給他一頂金邊黑色僧帽,黑帽系由此而來。在圓寂之前,身為楚布寺寺主的噶瑪拔希對大弟子說:“我離開之后,在遠方的拉堆地方將會出現一名繼承黑帽派密法的傳人,他沒有來之前,你先暫時作為佛的代理。”他圓寂后的第二年,在噶舉派最負盛名的米拉日巴大師的家鄉拉堆出生了一個孩子,5年后被認定為噶瑪拔希的轉世靈童。這是13世紀后期的事。當時,西藏的佛教在后弘期形成了林立的教派,建起了眾多寺廟,這些寺廟一般都擁有很多土地、牲畜、牧場和屬民,這是很大的一筆財富。而以寺廟為基地中心,僧團還有屬于自己的勢力范圍為了不在和其他教派競爭失去經濟和政治利益,需要有強大號召力、能穩定傳承下去的教派領袖,比起已有的父子家族傳承、師徒傳承,活佛轉世的方式在宗教上的偶像崇拜力要大得多。拿噶瑪噶舉的黑帽系來說,后來其五世活佛又被明朝封為大寶法王,政治特權盛極一時。值得一提的是,噶瑪噶舉還有一位僧人在噶瑪拔希之后也得到了元朝皇室賜給的紅色僧帽,由此也產生了紅帽系的活佛轉世體系,傳到清代乾隆皇帝時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直接催生了金瓶掣簽政策的出臺。

班禪與達賴世系的誕生

噶瑪噶舉開創了活佛轉世,但真正讓活佛轉世具備完整宗教儀軌和成熟傳統定制的卻是格魯派的達賴和班禪兩大活佛世系。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被譽為藏傳佛教的改革者,強調嚴格的修行戒律和先顯后密、顯密結合的修行方法

盡管格魯派后來的達賴喇嘛在西藏建立了教政合一的噶廈政府,但其祖師宗喀巴卻一點也不愿把宗教和政治攪在一起,明朝永樂皇帝特地遣使迎請宗喀巴大師前往北京卻被他婉拒了,最后實在盛情難卻,宗喀巴只派了自己的親傳弟子釋迦也失去見了明朝皇帝,這個弟子后來被封為大慈法王。

達賴喇嘛活佛世系實際確立于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1578年,他被縱橫青海的土默特蒙古首領俺達汗賜給了“圣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的尊號,達賴是蒙語“大海”的意思,喇嘛意為“上師”。從索南嘉措開始,往前追封根敦嘉措、根敦珠巴為二世、一世達賴喇嘛。四世達賴云丹嘉措是蒙古族人,論起來是蒙古首領俺達汗的重孫,格魯派的領袖活佛轉世到蒙古王公家中,從中不難看出,達賴喇嘛活佛轉世具有極大的政治靈活性。

到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時,他到北京覲見了清朝順治皇帝,順治帝賜給他金冊金印,冊封他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至此,達賴喇嘛作為西藏佛教領袖的地位正式固定下來。事實上,當時清朝的安排是讓達賴喇嘛成為宗教領袖,而把西藏的政治權力交給進駐西藏的蒙古厄魯特部軍事首領固始汗。真正開始成為教政合一領袖的是七世達賴喇嘛,乾隆皇帝下諭旨讓他親政,成立了噶廈政府。

一世班禪活佛是宗喀巴的第二大弟子克珠杰,他也是被追封的。班禪的稱號始于四世班禪。1645年,固始汗贈給后藏扎什倫布寺赤巴(主持)洛桑確吉堅贊以“班禪博克多”的稱號,“班”是梵語“班智達”的簡稱,學者之意,禪即藏語的“大”,博克多是蒙語“圣者”的意思。到康熙五十二年,清朝皇帝正式封洛桑確吉堅贊為“班禪額爾德尼”。額爾德尼在滿語中就是“珍寶”,這個封號也是梵語、藏語和滿語的混合。在大學里學歷史、畢業后在布達拉宮做了十幾年導游的格桑措告訴記者,其實,單以佛教論,班禪大師是“無量佛”的化身,達賴喇嘛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佛的地位要高于菩薩,但是,在西藏,歷史上有幾位班禪大師都不愿意做政治領袖,而達賴喇嘛則是現實中的教政合一的最高統治者。

中央始終行使主權

在達賴和班禪的活佛轉世中,至關重要的一個歷史定制和宗教儀軌是以金瓶掣簽為標志的中央批準程序。從五世達賴起到八世達賴前,一般只是把轉世靈童的尋訪情況報告清朝皇帝,由皇帝下諭旨正式確認。而自乾隆皇帝時制定了《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后,就必須在達賴、班禪等大活佛的轉世靈童認定中進行金瓶掣簽,或者,由中央政府特準免于掣簽。

西藏社會科學院宗教所的次仁加布說,事情的直接緣起是廓爾喀兩次入侵西藏,清朝認為過去以吹忠(護法)降神、打卦占卜和觀湖為主要方式來決定轉世靈童,事實上容易產生私弊結果。

六世班禪從西藏到熱河給乾隆皇帝祝壽,沿途藏蒙信眾敬獻了大量財寶牛羊,進京后又得到皇帝的豐厚賞賜,但他還沒回藏就在承德圓寂了。于是,大量財富交給他同母異父兄長、扎什倫布寺的仲巴活佛,而他的另一個同母異父兄弟、噶瑪噶舉紅帽系第十世活佛未得分文。這個紅帽活佛心生怨恨,跑到廓爾喀煽動說扎什倫布寺富集財寶,而衛藏防務空虛,慫恿廓爾喀王出兵侵藏。結果,廓爾喀軍隊劫掠了扎什倫布寺,清朝接報后,乾隆派福康安統率1.7萬名清兵入藏反擊,一直攻到今天的加德滿都附近,廓爾喀不得不投降求和。取勝后,對叛國投敵的紅帽系活佛,清朝中央毫不留情進行嚴懲,雖然紅帽活佛已死,朝廷仍廢止了紅帽系的活佛轉世,強令紅帽喇嘛的寺院改宗格魯派,紅帽系從此斷了傳承。

在這個事件中,一門兄弟3人皆成轉世活佛的事實警醒了清朝皇帝,事實上,三兄弟還有另一個同母異父的姐妹在桑頂寺做女活佛,而十世紅帽活佛的侄女與班禪、達賴兩族都締結了姻親,七世班禪和八世達賴是叔伯親戚。雍和宮內《御制喇嘛說》石碑上寫著:轉生之呼畢勒罕(蒙語“轉世靈童”)皆出于一族,是乃為私,佛豈有為私,故不可不禁。

在福康安會同達賴、班禪等西藏地方教、政要人共同商議后,經清朝中央政府審定頒行的《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的第一條就規定了轉世靈童認定中的金瓶掣簽程序。乾隆五十七年,皇帝派兩名御前侍衛將一個金本巴瓶護送拉薩布達拉宮,專門用于達賴、班禪等大活佛的轉世靈童認定。清朝明確規定,今后尋認轉世靈童時,要邀集四大吹忠(護法神),將靈童名字、出生年月,用滿漢藏三種文字寫在象牙簽上放進金瓶內,在有德活佛祈禱7日后,由眾呼圖克圖(大活佛)和駐藏大臣在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像前正式掣簽認定,即使尋訪到的靈童只有一人,也需將他的簽和一個空白簽共同放入金瓶內,一旦掣出白簽,就要重新尋找靈童。采用金瓶掣簽方法后,原先的吹忠降神、打卦占卜和觀湖等在尋找靈童過程中就主要用于求示尋訪方向

十世、十一世、十二世達賴喇嘛,都是用金瓶掣簽認定的,而九世、十三世、十四世達賴喇嘛,因為只找到一個靈童,經駐藏大臣和蒙藏委員代表以及攝政、各大呼圖克圖報請中央批準后免于掣簽,就是說,即使免掣,也必須經過中央政府特批。金瓶掣簽是成熟的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是中央對西藏行使主權的固有要策。

    閱讀下一篇

    超過5億人被感染…西班牙大流感,

    人類也是一種歷經過許多苦難的生物,但有的時候,也許歷經的太多,就漸漸遺忘了....在上個世紀,有一戰、二戰、美蘇冷戰等等重大事件,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