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中國共產黨唯一的女性創始人 舊社會的‘清道夫’

時間:2019-10-10 23:20:23        來源:

 1939年三八婦女節,毛澤東延安發出號召:“要學習在大革命時代犧牲了的模范婦女領袖、女共產黨員向警予,她為婦女解放、為勞動大眾解放、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一生。”此時距離向警予犧牲已經過去了11個春秋,但是毛澤東始終沒有忘記這位青年時代惺惺相惜、引為知己的湘籍契友。

蔡和森、向警予

社會的“清道夫”

向警予,原名向俊賢,1895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溆浦縣一個商人家庭。在青少年時代,她就已經深受愛國民思想影響,產生了追求知識、追求真理的強烈愿望,立志要做“舊社會的‘清道夫’”。

向警予8歲時,在思想開明的父親支持下入校讀書,是當時整個溆浦縣第一個讀書的女孩子。她學習努力優秀,崇拜花木蘭式的女英雄。向警予的大哥向先鉞曾留學日本,深受民主主義思想熏陶,是湘西同盟會的負責人之一,后在常德教書。在他的影響下,向警予開始閱讀《民報》《新民叢報》等進步報刊,愛國思想漸漸產生。1911年,向警予考入常德女子師范學校。翌年,轉學到長沙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師范學校。1914年秋,又轉學到湖南著名教育家朱劍凡主辦的周南女校,并改名為向警予。“警予”就是時刻敲響警鐘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求學救國。上學期間,她關心國事,當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簽訂后,她和長沙的同學們一起走上街頭演講,以期喚起同胞們救國救民的熱情

1916年夏,從周南女校畢業的向警予,懷著“教育救國”的抱負,回鄉創辦了溆浦女校,并自任校長。她提倡半工半讀,倡導男女同校,反對女子纏足等陳規陋習。為培養學生的勞動習慣,她還帶領學生們打掃溆浦縣城街道。這種新奇之舉,在縣城掀起了軒然大波。

在任校長期間,向警予為了募集修建學堂經費四處奔走。當地軍閥周則范,看上了這個性格倔強、滿懷激情的女子,想娶她做二房太太。向警予的父親雖是位富商,但懾于周則范的權勢,不敢拒絕,向警予的繼母則想借此高攀,積極鼓動促成此事。可是,早已接受婦女解放新思想的向警予堅決反對。她只身闖進周公館,發誓“以身許國,終身不嫁”。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向警予不慕封建軍閥的權勢,不畏封建禮教的束縛,敢于在個人婚姻問題獨立自主,實為時代女性之典范!

為追求革命理想,徹底擺脫周則范的糾纏,在蔡暢組建的留法勤工儉學會的邀請下,向警予于1919年秋離開溆浦,前往長沙。12月下旬,她與蔡和森、蔡暢兄妹及蔡母葛健豪等同船赴法,決心“求得真理,來改造國,振興中華”。在漫漫的海上旅途中,向警予和蔡和森經常在一起討論學術和政治問題,憧憬美好的未來,由道合而志同,萌發情愫。1920年6月,他們在法國的蒙達尼正式結合,其結婚照為二人同讀一本打開的《資本論》。他倆還將戀愛過程中互贈的詩作收集出版,題為《向上同盟》。隨后,人們把這二人的結合稱為“向蔡同盟”。向警予的繼母得知此事,氣憤地說:“現成的將軍夫人不做,卻去找個磨豆腐的!”(蔡和森當時在法國的一家豆腐公司里打工)向、蔡二人以自由戀愛沖破封建包辦婚姻牢籠的實際行動,得到了進步青年的贊許和支持,并以之為革命楷模,紛紛仿效。國內的毛澤東聞知此訊,極為高興。他在1920年11月26日致革命友人的信中說:“以資本主義做基礎的婚姻制度,是一件絕對要不得的事,在理論上是以法律保護最不合理的強奸,而禁止最合理的自由戀愛……我聽得‘向蔡同盟’的事,為之一喜。向蔡已經打破了‘怕’,實行不要婚姻,我們正好奉向、蔡做首領組成一個‘拒婚同盟’。”這里講的“拒婚”,就是反對舊式的封建婚姻,追求自由的愛情結合。

黨唯一的女創始人

到法國后,向警予進入蒙達尼女子學校讀書,并先后在樹膠廠、紡織廠做工。她學習勤奮,刻苦鉆研,以驚人的毅力,在短短幾個月便迅速掌握了法語,讀完了法文版《共產黨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國家起源》等著作。跟蔡和森“猛看猛譯”馬克思主義著作一樣,向警予也如饑似渴地學習閱讀,夜以繼日,廢寢忘食,以致“煎傷太過”,幾乎“不能支持”,但自我要求甚高的她仍感到跟不上形勢發展的需要。1920年6月2日清晨,她給國內的毛澤東寫信說:“此后駕飛艇以追之,猶恐不及,而精力有限,更不足以饜予之所欲,奈何?計惟努力求之耳!數年后,或有以報同志。”

通過大量閱讀馬克思主義著作,以及與蔡和森、毛澤東等人的交流討論,向警予的思想進步很快,初步學會了用馬克思主義來分析問題,并開始傾向走俄國革命的道路。1920年7月,旅法新民學會會員在蒙達尼開會,在會上確定新民學會的宗旨為“改造中國與世界”,但在如何改造中國與世界上出現了分歧。會員分為兩派:一派以蔡和森為首,主張旗幟鮮明地成立共產黨,走俄國十月革命的道路,實行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另一派則不贊成俄式之革命,主張溫和的革命,即以教育為工具的革命,以工會合作社為實行改造的方法。向警予完全贊同和擁護蔡和森的思想。在會上,向警予講述了自己思想轉變的過程,批評了工讀主義、實業救國、教育救國等錯誤主張后,說:“中國必須像俄國那樣,經過無產階級的暴力革命,打倒外國侵略者,推翻封建軍閥政府建立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才是唯一的出路。”蔡、向二人的主張,得到了國內毛澤東的認同。1920年11月25日,毛澤東在給向警予的信中說:“政治界暮氣已深,腐敗已深,政治改良一途,可謂絕無希望。吾人惟有不理一切,另辟道路,另造一法。”信中所謂“另辟道路”,指的是走俄國十月革命的道路。

蔡和森、向警予二人打算盡快將建黨的想法付諸實踐。1920年冬,蔡和森和向警予計劃在法國聯絡新民學會、少年國學會、工學世界社的會員開一個聯合討論會,研究成立共產黨。然而,由于后來忙于領導和參加中國留法勤工儉學學生爭取生存權求學權的斗爭、反對北洋軍閥政府以救災為名向法國政府借款打內戰和勤工儉學學生占領里昂大學的斗爭,這個計劃沒有付諸實踐。但是,向警予等人在斗爭中更加堅定了建立無產階級政黨的想法。1921年7月23日至25日,向警予參加工學世界社召開的第二次會議,討論留法共產主義組織的問題,雖然工學世界社未能成功改名,但明確了宗旨,通過了行動大綱,這些努力為后來中共旅歐支部的建立奠定了基礎。1936年,毛澤東在延安跟斯諾追溯國共產黨創建時期歷史時說:“同時,在法國,許多勤工儉學的人也組織了中國共產黨,幾乎是同國內的組織同時建立起來的。那里的黨的創始人之中有周恩來、李立三和向警予。向警予是蔡和森的妻子,唯一的一個女創始人。”

模范的婦女領袖

1922年初,向警予從法國回到上海,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始領導中國最早的無產階級婦女運動。她為黨中央起草了《關于婦女運動的決議案》等許多重要的有關婦女運動的指導文件,在上海主編《婦女周報》,主張婦女解放,提倡男女平等,成為發展婦女運動的重要輿論陣地。1924年5月,中共中央執行委員會擴大會在上海召開,會議決定設立中央婦女部,向警予擔任部長,成為中國共產黨第一任婦女部長。

這一時期,向警予十分重視婦女運動的宣傳和理論建設工作。她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立場分析婦女問題,撰寫了大量文章發表在《向導》《婦女周報》《婦女日報》《婦女雜志》《婦女年鑒》等報刊上。她認為,婦女苦難的根源是私有制,婦女解放“是社會改造的一個根本問題”。因此,她把婦女問題和整個勞動人民解放事業聯系在一起,認為“政治問題如果不解決,婦女問題是永遠不能解決的”,“勞動解放與婦女解放是天造地設的伴侶,必勞動解放了婦女才得真正解放。”同時,她還站在無產階級的立場上,高度評價了勞動婦女運動。她說:“只有新興的勞動婦女最有力量,最有奮斗革命精神。”“這支勇敢奮斗有組織能戰斗的新興婦女勞動軍,不獨是婦女解放的先鋒,而且是反抗外國掠奪者的國民革命之前衛。”為此問題,她還曾與一名當上湖南省議會議員的吳姓女同學展開過一場激烈的爭論。黨的二大后,向警予送出生不久的女兒回長沙,順便拜訪幾位過去的同學和朋友,向他們宣傳革命道理。在吳姓同學家里,她們圍繞婦女解放問題展開了爭論。向警予說:“不把大多數的勞動婦女發動起來,婦女就不能獲得解放。”吳姓同學說:“現在婦女已經參政了,婦女解放的問題可以通過提案,作合法斗爭,就可得到解決。”向警予反駁說:“趙恒惕(當時湖南省長)會聽你的嗎?”接著,她尖銳地指出:“安個把女議員不過是軍閥官僚欺騙人民的把戲,完全是為了裝裝門面。你不要以為你當上了議員,婦女就算解放了。你這條道路是走不通的。”道不同不相為謀,昔日私交甚好的兩人不歡而散,從此分道揚鑣了。

在革命實踐中,向警予積極組織婦女開展爭取解放的斗爭,并建立健全黨領導下的婦女運動的各級組織。1924年6月,她參與組織領導了上海14家絲廠1.5萬名女工的大罷工。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后,向警予組織廣大女工積極參與,經常深入一線指導,帶領婦女們上街演講、宣傳和募捐,支持運動深入開展。省港工人大罷工爆發后,向警予通過各地婦女解放協會以多種形式予以支援,還組織廣州香港等地數千名女工直接參加斗爭,為省港大罷工提供了重要力量。同時,她還努力在國民革命隊伍中建立婦女組織以團結廣大婦女。黨的三大后,為了把廣大的女工、農婦、革命知識婦女組織起來,經過黨中央的同意,由向警予負責成立了婦女解放協會。這個協會在全國各地很快發展起來,成為當時反帝反封建的一支重要力量。1925年,她又組織成立了上海女界國民會議促成會。經她和一批優秀女共產黨員的努力,至1927年初,隸屬于各省市民黨婦女部或與之有聯系的婦女組織達62個,有組織的女工達35萬、農婦約15萬、女學生及其他婦女達60余萬。正如蔡暢所說:“在向警予從事婦女工作之前,中國并沒有真正的婦女運動組織。”向警予對中國婦女運動的發展所作出的開創性貢獻,由此可見一斑。毛澤東贊譽她為“模范婦女領袖”。

壯烈犧牲

1925年10月,向警予受黨中央派遣斯科東方共產主義者勞動大學學習。1927年3月,向警予從蘇聯回國,先后被派到武漢市總工會和漢口市委宣傳部工作。繼蔣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1927年7月15日,汪精衛在武漢分共,對共產黨人大開殺戒,國共合作的大革命徹底失敗白色恐怖籠罩武漢,黨的工作被迫轉入秘密狀態。中央考慮將向警予轉移到湖南,但向警予認為武漢的工作十分重要,要求留下來堅持斗爭。中央同意了她的要求,并根據斗爭的需要,將她調到湖北省委工作。10月上旬,湖北省委改組,向警予負責省委宣傳部的工作,并主編省委機關報《長江》。她把這份報作為對敵斗爭的重要陣地,撰文深入分析形勢,積極宣傳黨的斗爭方針,同時不斷揭露敵人陰謀丑行。隨著《長江》影響力的擴大,向警予的處境更加危險,一些同志考慮到向警予目標太大勸她撤離,但她堅定表示:“大風大浪的時刻,一定要沉著鎮定!武漢三鎮是我黨重要的據點,許多負責同志犧牲了,我一離開一時無人支撐,就是說我黨在武漢失敗,這是對敵人的示弱,我決不能離開!”

1928年3月,由于叛徒出賣,化名易夏氏的向警予在漢口法租界被捕。面對審訊,她大義凜然,先是用中文爾后用流利的法語嚴詞責問法官:“這里是中國的土地,你們有什么權利來審問中國的革命者?你們把法國大革命的歷史都忘記了嗎?你們法國人不是鼓吹自由、平等、博愛嗎?不是說信仰自由嗎?既然如此,為什么要來干涉我們的信仰自由呢?”在場的法國領事陸公德雖然不認同向警予的理想信仰,卻為她的勇敢精神所折服,以“無確實證據”為由,不向武漢國民黨當局引渡向警予。然而,反動派并不罷休。他們通過外交途徑,最終于4月12日將向警予引渡至國民黨的武漢衛戍司令部。

在獄中,敵人對向警予用了3次大刑,卻沒有得到一點口供,不得不讓叛徒前來指認。向警予怒斥叛徒,堅定地表示:“我為黨的事業而死,無上光榮!”無計可施的敵人決定對向警予下毒手,在五一國際勞動節這天,將她押赴刑場。面對沿途的群眾,向警予高唱《國際歌》,并用激昂的聲音表達心聲:“我是中國共產黨黨員向警予,為工農勞苦大眾的解放不惜流血犧牲。”“革命者是殺不完的,反動派的日子不會太長了!”殘暴的敵人對她拳打腳踢,并用石子塞進她的口中,用皮帶勒住她的雙頰。但她始終高昂頭顱,用力吐出口中的石子,奮力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沿途群眾無不為之動容。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向警予在廣大群眾面前展示了共產黨人的錚錚鐵骨和浩然正氣,慷慨從容就義,年僅33歲。

這位為婦女解放、為勞動大眾解放、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了一生的紅色湘女,雖然她的肉體在如夏花般燦爛的時節凋零了,但是她的精神卻永遠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正如蔡和森高呼的那樣:“偉大的警予,英勇的警予,你沒有死,你永遠沒有死!你不是和森個人的愛人,你是中國無產階級永遠的愛人!”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