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 > 正文

中東問題的關鍵是什么?巴以矛盾不是中東主要矛盾

時間:2019-09-29 22:29:34        來源:

 

當地時間8月8日下午,鳳凰網代表會見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問題專家烏茲·拉比(Uzi Rabi),就中東局勢進行了詳細探討,他一層層分析表示,巴以矛盾現在不是中東主要矛盾。

以下是他的演講和提問環節:

阿拉伯之春已經過去近十年了,現在觀察和理解中東國家政治,我們需要使用新的思維模式,從更久遠的歷史觀點審視。現在許多中東國家已經支離破碎,傳統意義上的國家已經解體。而意識形態的東西一直在那里,是更穩固的東西。

比如,有一個拉克國家,里面的每個人就是伊拉克人,是嗎?不是。伊拉克國家內實際上有的是阿拉伯的遜尼派,有的是什葉派;有的是庫爾德人,有的是阿拉伯人。僅從一個國家政治邊界上去界定一個國家和國民,局限性很大。一個人有多種身份識別其他國家,比如敘利亞伊朗、黎巴嫩、利比亞也門等,都是如此。

伊斯蘭國”(ISIS)宣揚要基于宗教建立一個國家,不分現在是哪個國家。隨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家分崩離析,”伊斯蘭國”勢力滲透進入這些國家,占據了很大的地盤,要建立一個哈里統治的國家。這樣,傳統意義上的國家就和宗教基礎建立的國家有了沖突。”伊斯蘭國”使用社交媒體,招募全球穆斯林。不管你是法國還是美國的國民,你都是”伊斯蘭國”的一員。”伊斯蘭國”一體化形,就預示著傳統國家的解體。比如,”伊斯蘭國”運動贏了,其中的國家比如伊朗就輸了。

后來”伊斯蘭國”的極端暴行,比如斬首西方記者視頻引起世界的公憤,都對其予以打擊。現在”伊斯蘭國”的勢力逐漸從這些國家消失,出現了一個真空,伊朗代表的什葉派信仰力量乘虛而入。

中東世界的阿拉伯國家/民眾分為兩個派別,比如,伊朗為首的什葉派穆斯林、巴勒斯坦的遜尼派。伊朗是什葉派穆斯林國家的首領,在黎巴嫩培養了真主黨武裝力量,形成二戰線。

問:對黎巴嫩南部軍事敵對力量,你們會實施先下手為強的打擊嗎?

答:美國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撤出了許多美軍兵力羅斯乘機進入。現在在敘利亞,有阿薩德統治者與俄羅斯的關系;有俄羅斯與伊朗的關系。

近來,以色列主動出擊,比如以色列訪問斯科因為俄羅斯在中東占有主導地位。我們必須采取兩手政策一方面是創造性的政策, 另一方面堅決維護自己的利益。前者要非常細致;后者要敢于維護自己,因為事關生存。以色列的政策要與俄羅斯、美國協調好。

問:有從俄羅斯獲得任何承諾嗎?

答:沒有。對俄羅斯的政策需要很靈活,但是要仔細計算清楚,不打擊俄羅斯的目標。一方面要求鐵的手腕,另一方面要求復雜外交。每件事都這樣處理

在20世紀,主導關系是美國蘇聯之間的關系,后來蘇聯解體了。在21世紀,有多個中心,包括美國、俄羅斯、中國等。以色列與所有大國都談。這是生存政治學決定的。

問:與伊朗為敵的阿拉伯國家是不是以色列的朋友

答:同意敵人的敵人有可能是你的朋友。以色列與沙特阿拉伯的關系不錯,但是不談外交關系。兩國在明面之下合作

問:以色列在與俄羅斯、美國的關系中,要選擇美國,因為俄羅斯不可信,并且以色列在與俄羅斯的關系中沒有牌可打。

答:以色列和美國是長期伙伴關系。俄羅斯有很多牌可以打。俄羅斯不容忽視。伊朗支持在敘利亞的武裝力量,俄羅斯也支持,敘利亞不穩定,從以色列角度,不能讓敘利亞穩定。沒有真正的友誼。在這樣一個口是心非的世界里,唯一永恒作用的是利益。

中東世界經歷巨大變化。我不管對學生公眾、決策者還是藝術家,都說:文化重要。伊朗、沙特、土耳其等國家考慮問題的思路不同,我們要理解他們,必須用他們的思路和標準,不能用我的。要進入他們的思維邏輯。如何做到呢?首先要懂它的語言、歷史、記憶、標語。這樣才能成為一個問題的專家。

如果是20世紀,你問中東問題的關鍵是什么?是巴以關系。但是現在,你再問中東問題最重要的是什么?不再是巴以關系了。最近十年,情況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有100萬穆斯林被殺。在阿拉伯派別內,有憤怒恐懼,是什葉派和遜尼派之間的矛盾。全面來看,巴以問題只是中東若干問題之一。

現在一個麻煩是,各國喪失了信心。以前還信賴國際社會,現在只能依靠自己。阿薩德統治階層對自己的國民使用化學武器村民發出了SOS求救信號,但是美國、歐洲都不予理睬。

現在戰場已經不只是傳統的戰場,社交媒體、假新聞等,是像戰爭一樣致命武器。還有網絡安全軍隊需要包括網絡安全部門。需要進行文化翻譯,真正理解它,獲得文化上的真知灼見。

20世紀,身處中東,以色列是每個國家的敵人。現在,以色列有敵人,敵人還有敵人,所以,以色列采取一些舉措尋找共同點。以色列與埃及40年前簽署和平協定。但埃以關系是基于愛或者親密嗎?不是。政府間的合作對雙方都是有利有用的。在“伊斯蘭國”運動興起時,“伊斯蘭國”運動是每個國家共同的敵人。各國合作,應對這個挑戰。這是生存政治學。所以,每個人只能依靠自己,根據情況,尋求盟友

現在是2018年,情況更加復雜化,沒有什么是固定不變的,作為研究者,我們告訴政策制定者,要考慮到各種力量、派別、群體,才能理解局勢。要有愿景,懂得歷史,懷揣夢想。

伊朗曾經有許多榮耀,它之前有,現在它想再度恢復榮耀。再過5到10年,它會成為一個宗教政體。在中東,太高的期望,實現不了。

問:為什么阿拉伯之春沒有成功

答:人民是有抗議起義過,但是斗爭的果實被別的力量竊取了。比如,在巴勒斯坦,是哈馬斯;在黎巴嫩,是真主黨;在伊朗,是什葉派精神領袖;在埃及,是穆斯林兄弟會。這些宗教力量來管理國家,會遇到極大的麻煩。首先,他們沒有經驗;其次,他們有政治理念,但是與政治不兼容。

以伊朗為例,在奧巴馬執政時期,伊朗當局獲得許多資金支持,但是現在經濟高通脹,就業率低,人們吃不飽飯,管理當局沒有對未來設想,也沒有項目拉動。所以,是管理當局的錯誤

伊朗民眾在推特等社交媒體上呼吁處死國人、以色列人。伊朗執政者寧肯在也門、敘利亞花10萬美元,也不肯在民眾身上花1美元。在其國內,有官方定價,還有黑市價格,這是亂折騰。

審視整個中東,要考慮總的議程。中東國家與中國在一方面相像,就是都有自己的語言、悠久的歷史和文化。理解中國,要懂它的語言、歷史和文化;理解中東,更應如此。我們現在又看到這些派別在起作用,土耳其人、庫爾德人;庫爾德人、阿拉伯人;阿拉伯人、波斯人。

我的新書《回到未來》就是基于看到近些年傳統國家分崩離析,國民的認同減弱時,以宗教為特征的身份識別興起。西方學生認為一個民族的傳統、宗教、文化不重要,其實不是這樣。西方國家認為阿拉伯之春會帶來民主,沒有。首先,我們不能用自己的價值觀和眼光去看別人。其次,忽略了一種聲音,在這些國家形成前,這些人的歸屬。所以,阿拉伯之春變成了阿拉伯之秋、之冬。

拉比教授將出版新作《Back to the Future》,該書系統總結了他對中東問題的獨到深入見解。

經濟是重要的,但是需要掀起一場教育革命。中東人應當明白,人可以不同,但不等于要打來打去,要尊重差異。

最后總結一句,我們要尊重別人的差異性。只有這樣,才能坐在一起,一起建設。他不同,不等于我要殺死他。這是解放了我的頭腦,我獲得了自由

一個機制形成后,會管100年,現在正處于重新構建機制的時期。再過一二十年,可能最后會形成一種穩定的機制。

我們無法決定別人的命運,只可管好自己的命運。

當前這些阿拉伯之春革命后的國家統治者管理無效率,因為是革命者之外的人掌權。今天年輕人虐待,沒有獲得感。

在中東,我們有一句話,就是為好的結果投票,但是為更差的結果做好準備

    閱讀下一篇

    西班牙超級杯決賽首回合,佩佩成了

    在西班牙超級杯1/4決賽首回合,佩佩成了全場矚目的焦點。在梅西被踢倒在地之后,佩佩從其身邊走過,并一腳踩在了跳蚤的手上。盡管佩佩事